<optgroup id="kksiw"></optgroup>
当前位置:热点 > 正文

山东菏泽一社区书记帮英雄寻亲,帮11位烈士找到家人

2019-03-21 14:58:58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冰点周刊

从2014年开始,每半年一次,86封信会从菏泽张和庄烈士陵园寄出。收信人是那些原籍住址可查的烈士,寄信人是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。一些信被反复退回陵园,一些信最终达成使命。

截至目前,他已经帮11位烈士找到家人。

离家近70年后,山东人龚建厚的“消息”终于传回家乡。

此时,他的母亲已经去世近40年,龚家人搬出老宅,村里见过他的人只剩最后一位,年过八旬。

1947年,华东野战军战士龚建厚战死菏泽。他的遗骨如今安放在张和庄烈士陵园,与135位共和国烈士相伴。

从2014年开始,每半年一次,86封信会从陵园寄出。收信人是那些原籍住址可查的烈士,寄信人是张和庄社区党支部书记张景宪。一些信被反复退回陵园,一些信最终达成使命。

张景宪在每一封信中尽力说明烈士的身份信息、个人特征,也会恳请“热心人”帮忙联系。这位54岁的退伍老兵服役时失去过战友,他不想那些早逝的年轻人就这样“无人知晓”。

在邮递员的帮助下,龚建厚的侄子收到了那封寄给二伯的信,“不敢相信”。事实上,新中国成立后,母亲曾去民政部门打听过这个一走就杳无音信的孩子,知道他牺牲的消息,却不知他葬在何处。

现在可以确定了,322公里,这是他的墓碑到母亲墓碑的距离。

出发

张景宪把一摞信件依次投入绿色邮筒。收信人“龚建厚”的那封信,寄往“山东省蒙阴县?#20849;?#21306;朱下村”。

不出意外的话,这封信被分拣后,会装进绿色的邮车,沿335省道前行,抵达?#20849;?#38215;邮局。

2014年至今,张景宪已经从陵园寄出上千封信,西到贵州,南下浙江、广东,北上山西。寄到山东的信件最多——这是他能想到的、能帮烈士“魂归?#19990;?rdquo;的最好办法。

2008年清明节那天,张景宪动了这个念头。

他曾是一名军人,目睹战友在自?#22909;?#21069;倒下。为无名烈士扫墓时,他总会想,虽然张和庄村的村民每年清明都自发来祭拜,但这些逝去的年轻生命缺少来自家人的关心。

2008~2013年,张景宪查了很多资料,也寻访过当年在菏泽作战的老兵,得到的信息不多。唯一能确定的是,张和庄陵园安葬的烈士,大部分是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67团战士。

2014年,张景宪找到阵亡战士花名册——菏考奔袭战荷泽战役中,华野第八纵队共伤亡1458人,目前只找到94名烈士,其中86位有家庭详细地址。

曾在菏泽?#24515;?#20025;区党史办工作的祝厚江研究过华野鲁西南作战的专题:“1947年12月28日,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为巩固鲁西南阵地,保证南北交通线安全,?#35828;?#19981;备,奔袭菏泽城。29日,龚建厚所在的第23师67团在南关冲锋时,受到敌军密集火力的压制,未能成功。”

在前线牺牲的战士与医治无效牺牲的战士一起,安葬在当时的临时战地医院附近,即张和庄村,立了墓碑。也有些战士的尸体未从战场上抬下来。后续前来的部队赶往下一个战场,敌军反扑菏泽,把墓碑拔掉了,这些战士就成了无名烈士。

当地老百姓从自家卸下木门,打了口棺材,安放张文禄连长的遗体,让他的身份信息得?#21592;?#20840;。

找到86个地址,张景宪开?#25216;?#20449;。

他当兵时一直和家里通信,即使在战区也从未间断,他信?#26410;?#30528;绿制服的中国?#25910;?/p>

起初,是张景宪一字一句誊写这些信件,白天上班,晚上写信,在春节后和7?#40065;?#36825;两段稍空闲的时间里完成。在牛皮纸信封上,他填好花名册提供的烈士姓名、籍贯,还有自己的地址、电话。2016年,信上的邮票是两只褐头凤鹛。2019年,邮?#34987;?#25104;了美丽中国系列。

一个年轻人生命最后的旅程,简要浓缩在那本花名册密密麻麻的表格里。?#28909;?ldquo;公建厚,华东野战军第八纵队23师67团2营5连副排长,山东省蒙阴县?#20849;?#21306;朱下村,1945年1月入伍,29岁,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南关,安葬于菏泽城区程庄”——“龚”误写成“公”字。

龚建厚的战友里,最年轻的17岁,最年长的40岁,平均年龄约24岁。有些战士入伍仅3个月就牺牲了,也有人曾被评为模范或立下战功。

?#20826;?/strong>

2015年春节后,写给龚建厚的信混在一堆广告信件中,到达山东临?#21097;?#34987;分拣出来,交给?#20849;?#38215;邮递员王德建。

29岁的邮递员,要找一个29岁的战士,隔着生死和近70年的时光。

王德建之前在外打工,2013年回老家做邮递员。按照他的想法,山区好的工作不多,中国?#25910;?#20648;蓄银行是一个好企业,做邮递员挺好的。

他每周要上7天班,每天骑车六七十公里,大部分时候很开心。因为路过很多地方,看到很多事,每天绕着?#20849;?#38215;转一圈,见到乡亲就能聊天。

他把摩托车收拾得很干净,浅绿色邮包装满当天需要?#20260;?#30340;?#22987;?#36710;后的置物箱里叠着一层层塑料袋,是信件的雨衣。

故县村里,大多村民姓公,重名率很高。他遇上过7个村民叫同一个名字,只能挨个找,渐渐就学会快速找人:妇女主任管计生,常和年轻人打交道;会计负责村民的养老保险和合作医?#39057;齲?#23545;名字和地址很熟悉。

外卖和快递普及的时代,?#20849;?#38215;只有两个邮递员,包括王德建。

有快递公司在?#20849;?#38215;开店,件儿到了,店员电话通知村民来取。若想从村里去往30公里外的蒙阴县城,下午5点前要在路边搭客车。什么时候客车会来,没?#26032;放?#20063;没有固定时间,在路边等。

王德建在?#20849;?#38215;邮?#32622;?#21475;

“收件人居然是一个烈士。”当时,王德建看见信封,觉得很特别,但还是把它当成最普通的平信,当天下午骑着摩托车出发?#20260;汀?/p>

第一封信没有送达。如今,王德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仔细回想,也想不起他把信退回还是送到村主任处。

那是张景宪开?#25216;?#20449;的第二年。

一叠叠的信寄出去,?#36127;?#21407;封不动地全被退回。退信贴了几张改退批条,上面勾选的退回原因大多是原址查无此人、原写地址不详。

张景宪想,要引起邮递员的重视,也方便投递。第二年,他在信封上加了一段说明,附上战士的年龄、牺牲时间和牺牲地点。

寄给龚建厚的信封上这样写道:“该烈士(29岁)于1947年12月牺牲于菏泽战役。望邮递员同志再辛苦一下,帮烈士找到家。”

第三年,张景宪开始用打印机打印信件,信件内容和寄送频率没有变化,但换了粉红信纸。

“如果每年?#25216;模?#37038;递员在看到第二次、第三次时,就能意识到,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以后送信时就有可能帮忙打听。”他想。

辗转

2016年春节后,王德建第二次看到寻找“公建厚”的来信。他还记得去年同一时间收到的那一封,又仔细看了看信封上的文字。

王德建一?#32842;ィ?#25910;件地址里的“朱下村”并不存在,真正的地址应该是同音的“诸夏村”,也是他负责送件的20个行政村之一。

这一次,不能找妇女主?#20301;?#20107;会计了。他?#28909;?#31038;区活动中心,找常?#21019;?#29260;的老人。

没人认识“公建厚”。老人猜,离诸夏村两公里处的寨后村有几个姓公的烈士,可能信件?#21019;砹说?#22336;。

去了寨后村,王德建找遍姓公的几户人家,询?#20351;?#23478;所有烈士的名字,还是对不上“公建厚”。

他重新绕回诸夏村,一位老人无意间提及,诸夏村龚家有建?#30452;玻?#25110;许是“公”和“龚”同音,姓?#31995;?#35760;错了。

第二天,王德建就去了诸夏村的龚家胡同,挨家询?#21097;?#31455;找到一位八旬老人,自称是“公建厚”的本家,与他家老宅一墙之隔,还描述“公建厚”个子高,是一名机枪手。

根据老人回忆,公建厚应叫龚建厚,当年部队经过蒙阴县时,他和正在田里忙碌的母亲说了声“要参军”,连家都没回,就跟部队走了。

经八旬老人介绍,王德建终于把信送到龚建厚侄子龚德营手里。

“这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。”王德建说起那一刻,眼睛发亮,“也说不上?#27425;?#20160;么开心,就觉得他们年纪轻轻去打仗,很不容?#20303;?rdquo;

空闲时,他开始为这件事投入更多。

作为邮递员,王德建发现,张景宪提供的原籍地址,很多村落经过行政区划沿革后,归属的县城有了变更。

?#28909;?#28872;士王兆会,登记籍贯是沂南县垛庄区桑园村,如今归属蒙阴县管辖。若是信件寄往沂南县,很容易被退回,因为邮递员在沂南县找不到这个村子。

后来,王德建只要没事做,就开始查询各乡镇行政区划沿革。在他手机浏览器的查询记录里,有新泰市龙延乡苗庄村、沂南县县?#23613;?#26032;泰市东都镇王氏家族等,都和烈士籍贯有关。

通过?#25910;?#31995;?#24120;?#29579;德建还能找到负责?#20260;?#26576;村的邮递员电话,联系上村支书,寻求帮助。刘世元、王兆会、戚纪祥三位无名烈士因此找到了家。

“刘世元才19岁啊!”王德建盯着他比对籍贯所在地的笔记,轻叹道。

从2013年后,王德建就没有离开过山区。找到三位附近乡镇的无名烈士的家,他也抽不出时间去和烈属见见面。王德建的妻子在朋友圈里转发丈夫的“事迹”,?#26223;?#22320;写道:“我老公又上报纸了。”

越来越多的邮递员加入进来,像一列列开往烈士家乡的绿皮火车。

根据退改批条记录,山东莱芜邮递员朱玲华收到信件后,连续20天每天投递,积累了20张改退批条,最后无奈写道:“一直未查到此地址和此收件人,将信件退回,会继续查找。”

一封寄往湖南省丰阳县寿乡亭下村的信件辗转了3个省份,经过5位邮递员的手——在投递不果后,湖南张家界的邮递员试投慈利;湖南慈利的邮递员又试投回张家界;湖南张家界的邮递员发现陕西省山阳县有一个寿乡亭下村,再次试投;陕西山阳的邮递员写道“非我省,转山西试投”,并注明应是山西山阴县;山西山阴县的邮递员在无法联系后,最终将信件退回菏泽。

2018年,王德建在新闻里看到,有个在?#26149;?#25112;役中牺牲的王保贵烈士在寻找亲人后代。根据这位烈士登记在册的信息,他和龚建厚应是同一个团的战友。王德建最终帮他找到了家。

龚建厚侄子龚徳营手里拿着寄给二伯的信

抵达

龚家人谁也没有想到,多年后,居然以书信?#38382;?#24471;知龚建厚的消息。

原来他们只知道他牺牲了,但不知他是1947年12月牺牲于菏考奔袭战中,目前葬在菏泽市。

龚德营是龚建厚弟弟的儿子。龚建厚的母亲生了三儿两女,龚建厚是二儿子,也就是龚德营的二伯。

这是龚德营45年来第一次、也是唯一一次收到信,“怪激动的”,一开始?#20849;?#22826;敢收,怕是王德建送错了。两个人一起打开信件,?#38505;?#38405;读了信里的每一句话,依然不敢确定。

等张景宪从菏泽赶来,?#21592;?#20449;息,确定身份后,龚德营才放心地收好信,并挨个告诉了自家?#20540;堋?#22530;?#20540;?#31561;亲戚。

王德建分析,顺利找到龚建厚的家人,很重要的原因是诸夏村这么多年变化不大,龚家依然有人固守家园。

龚健厚的母亲1978年去世,葬在离诸夏村5里路的北大峪山?#36947;錚?#36317;离二儿子所在的烈士陵园322公里。

龚家老宅在龚家胡同入口不远处,是用碎石和土堆起来的房子。龚建厚、龚德营等人都在老宅里长大、生活。1978年龚建厚母亲去世后,龚德营一家才搬了新家,但离老宅依然不过500?#20303;?/p>

2017年清明节,龚德营带上蒙阴特产烧饼和祭拜品,到菏泽的张和庄烈士陵园祭拜龚建厚。他看到烈士陵园修建得很庄重,墓碑是大理石的材?#30465;?/p>

这是龚德营第一次去菏泽,回来后寻思了很久:家里离菏泽那么远,300多公里,二伯当年咋样一步步走去?最近,他还寻思着去找当地民政局,询问作为烈属,孩子参加高?#25216;?#19981;加分。

包括龚建厚在内的136位烈士已经长眠在烈士陵园72年了。57个是独立单墓,还有79人同穴而眠的无名烈士公墓。

墓志铭这样写道:“此处埋葬着79名解放菏泽英勇牺牲的革命烈士,不知家在何方,姓什名谁,但为了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,人民永远怀念您,无名烈士最伟大。”

张景宪说,截至目前,已经帮11位烈士找到家人。

2017年,一封寄给“魏元吉烈士”的信顺利抵达,信封上的“收信人”亲自签收——他竟然还在世。

原来,在当年菏考奔袭战中,魏元吉受重伤,被转移到后方医院救治,战友找不到他,以为他已经牺牲,将他归入烈士名单。

2017年清明节,95岁的魏元吉来到张和庄烈士陵园,探望昔日战友。

离墓碑还有数米距离时,老人伸出双臂,悲声连绵。

“找了几个十年,我可见着你们了,老朋友。”

推荐阅读

新华保险2018年实现净利润79.2亿元 同比增长47.2%

今日晚间,新华保险发布2018年度业绩报告。据统计,截至2018年?#31069;?#26032;华保险总资产达到7,339 29 亿元,同比提升3 3%;实现总投资?#25214;?#29575;4 6% 【详细】

今年养老金上涨5%左右 新增养老金何时能到手?

新增养老金将从2019年1月1日起补发。3月20日,人社部官网公布相关通知,调整退休人?#34987;?#26412;养老金。对2018年12月31日前?#23547;?#35268;定办理退休?#20013;? 【详细】

天降好事?稀里糊涂被担保,名下多出55万贷款,担保人?#20849;?#30693;情!

【详细】

发展中国家纷纷跟进中国“禁废令” 西方垃圾回收危机加剧

外媒称,印度开始禁止进口固体塑料垃圾,以解决自身的环境危机。一年前,中国政府实施相关政策,阻止西方国家可回收塑料垃圾大量涌入。 【详细】

注意!9款移动应?#20040;?#24694;意扣费窃秘和赌博风险

国家?#25169;?#26426;病?#23621;?#24613;处理中心近期在净网行动中通过互联网监测发现,九款违法有害移动应?#20040;?#22312;于移动应用发布平台中,其主要危害涉及恶意扣?#36873;?#38544;私窃取和赌博三类。 【详细】



科技新闻网版权
特码资料大全一1
<optgroup id="kksiw"></optgroup>
<optgroup id="kksiw"></optgroup>